水 母
從柯羅州出海約半小時,船來到一座岩石島。一踏上有點搖晃的水上碼頭,就看到兩名表情嚴肅的水警,像兩尊門神,一左一右擋在通往小島的棧道口。

「拿桶子裡的水沖頭髮跟身體。」其中一名水警指指前方的大水桶,盯著整船人從頭到腳澆灌兩遍。接著要大家排隊,出示手上的證明通過檢查哨,才能進入前方的叢林。踩著有點濕滑的石階爬上爬下15分鐘,就在上氣不接下氣,心裡開始抱怨的時候,景色豁然開朗,帛琉最出名的景點「水母湖」就在眼前,這裡的水下景色會讓你覺得剛才的一切都值得。

大小不一,圓滾滾的橘黃水母,在藍綠色的湖水中慢慢旋轉。置身其中,彷彿墜入草間彌生的點點畫作。黃金水母是湖中的網紅,每個到帛琉的遊客都爭相合照,雖然很多人以為水母「無毒」,但其實牠們還是保有老祖先的生存機制,只是分泌的毒素劑量低到近乎於零。黃金水母雖然觸手短肥,身形像小燈籠,但移動起來卻非常靈活。如果夠幸運,在湖中還能看到數量不多的月亮水母的銀白身影,像芭蕾舞者般優雅漂過。

黃金水母小檔案:
品種:Mastigias papua亞種
顏色:橙黃
棲息地:帛琉
食物來源:體內蟲黃藻行光合作用之養分、微生物


月亮水母小檔案:
(圖參考: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Aurelia_aurita
品種:Aurelia aurita
顏色:白
棲息地:帛琉
食物來源:水中微生物


黃金水母是帛琉才有的品種,一萬兩千年前,海平面逐漸下降,水母湖四周的高位珊瑚礁形成一圈厚實的牆,截斷生物回到大海的路。大部分的海洋生物在孤立環境中耗盡養分,黃金水母的祖先也面臨生存抉擇。

因為不想餓死,這些水母迅速適應環境。牠們提供自己的身體,供湖中的蟲黃藻棲息。大量的蟲黃藻讓水母顏色越來越深,成了特別的橘黃色。而藻類也不是白吃白住,牠們行光合作用產生的養分,就是黃金水母主要食物來源。也因此水母們每天都要追著太陽,上演兩次橫越湖面的大遷徙。牠們一邊匆忙移動,一邊逆時針旋轉,讓全身的蟲黃藻都沐浴在陽光下,這樣的的共生關係非常成功,湖中的水母數量,最高峰平均有800萬隻。只是沒想到,挺過萬年前的環境巨變,4年前一場大浩劫,卻差點讓黃金水母絕種。

帛琉珊瑚研究中心館長歐克麗,回想起當時情況還是很痛心,她說:「以前只要一下水就會被水母撞到,數量多到躲都躲不掉。但2016年的時候,真的是一隻都不剩,我從來沒想過會看到空的湖。」

2015年底開始,聖嬰現象席捲太平洋地區,帛琉面臨146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期,好幾個月幾乎一場雨都沒下。主要水庫的儲水量只剩兩成左右,政府也向聯合國求援。大家過了一陣子後才發現,水母似乎在這段日子中,跟著雨量一起消失了。

歐克麗說:「最主要的原因是湖水太鹹。降雨會平衡湖水表面的鹽分,但少了雨水調節,鹽分濃度急劇上升。藻類對環境是很敏感的,所以大量藻類離開水母,等於把水母活活餓死。」

水母的數量一年內從800萬隻掉到只剩60萬隻,2017年底只剩不到10萬隻。其實水母消失的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,1998年聖嬰現象引發太平洋海水升溫,水母湖也沒有倖免,幾乎所有的成年水母都因為藻類流失白化死亡。幸好當時湖中留下許多兩毫米大的水母幼體,躲在10公尺深的湖岸,等到一年半後湖水逐漸冷卻,水母湖又再次繁盛起來。但歐克麗說,這一次的水母消失久久無法恢復,過多遊客也是幫兇。歐克麗說:「太多的遊客下水,讓水母沒辦法休養生息。有點像你已經感冒還要熬夜一個月,身體只會越來越差。」

和上萬隻無毒水母共游」、「一生一定要去一次」這樣的標題,配上潛水客被水母包圍的照片,吸引各國觀光客蜂擁而至。根據柯羅州政府統計,從2015年開始,每天至少有600名遊客造訪水母湖。把水母捧在手心拍照、抓出水面或穿著蛙鞋用力踢水,都對水母造成極大的傷害。

跟著水母一起消失的是鉅額收入,柯羅州政府在水母湖全盛時期,最高每年收入1,234萬美金。水母消失後旅遊許可收入瞬間減至444萬美金,光是一年就蒸發超過700萬美金。2017年更慘,只剩4萬美金,嚴重影響當地的經濟情況。還陸續傳出「水母湖沒水母,業者被控騙錢」這種負面新聞。站在第一線跟遊客面對面的旅遊業最先開始動作,取消到水母湖浮潛的行程。潛水教練查理說:「我也不想收客人100塊美金,然後把人帶去,卻什麼都看不到。」

接著是各部落長老呼籲關閉水母湖,帛琉現任長老之一納圖爾說:「這已經是必須聯合各部落討論的大事。沒有證據顯示遊客是最大的原因,但過多的人為活動一定會造成環境壓力。」但關水母湖牽動著柯羅州的收入來源,引來前州長反對,水母的生存戰演變成地方族長和政府的拉鋸戰,最後由總統出面拍板才定案,在2017年正式宣布暫時關閉。

歐克麗說:「我們其實很擔心關閉已經太晚了,因為水母湖的環境非常獨特,研究人員無法複製出一模一樣的環境,或用人工方式復育,關閉水母湖是最終極的方法。」

水母湖封閉後,派駐水警24小時看管,只准研究人員進入採樣。這樣的細心呵護,還真的讓水母數量回升到60萬左右,在零壓力的情況下,水母體型也比以往更大。2018年底重新開放後,柯羅州政府嚴格的執法,小心翼翼維護得來不易的成果。

跟團出海的遊客,都會收到業者的通知,注意事項中包括「建議穿長袖長褲的水母衣」,以及「建議使用環境友善的防曬乳」。因為研究人員在水母體內發現防曬產品殘留,濃度比水母湖中測到的還高,這代表有害物質是會在水母體內累積的。歐克麗說:「雖然這次水母消失跟防曬產品沒有直接關係,但我們還是希望遊客使用環保防曬油,不要對生態造成負擔。」

遊客一下船,就得用乾淨的海水徹底沖洗全身,可別想草草了事,水警會盯著你從頭髮到腳指縫都沖過才放人。下水的衣服、褲子都得掏口袋,確保沒有海中的泥沙藏在裡面。水警安妮說:「黃金水母在湖中沒有天敵,所以我們要確保不會有其他生物黏在遊客身上被帶進湖裡,外來種也很有可能對水母的數量造成影響。」

而最重要的工作落在旅遊業者身上,當天共有三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團,導遊們用中文、日文和英文不停耳提面命,要遊客下水後別用手抓、捏或拍打水母,也禁止把水母抓出水面。柯羅州政府則是繼續維持每位遊客都得申請許可證的規定,讓當局掌握進入水母湖的人數。每張許可證費用100塊美金,限期10天。 相當於3000塊台幣,和其他國家的保護區比起來令人咋舌。柯羅州州長吉本斯不諱言,這是以價制量的策略,同時這筆收入也能投入水警巡邏及日常的維護費用,未來還打算從100美金漲到150美金。

帛琉水母湖:門票100美金,合台幣約3,100元
澳洲大堡礁:門票6.5澳幣,合台幣141元
美國國家公園:門票30-50美金,合台幣900-1500元

水母湖的帛琉語Ongeim’l Tketau,代表”第五個湖”。其實在帛琉還有其他的海水湖中住著水母。政府也考慮開放另一個湖舒緩人潮,不過目前專家都持反對態度。歐克麗說:「每個水母湖環境不同,裡面的水母都是獨一無二的亞種。我們不希望其他水母湖也陷入同樣的危機,永遠從地球上消失。所以原始的天然水母湖,還是讓它保持原貌吧。」

深吸一口氣潛入水中,一隻水母急急忙忙的游過來,一頭撞在鏡頭上。伸出手輕輕撥開牠滑溜的身子,感受小小的觸手撫過手背。後面還有一整隊橙色大軍往東行進,場面十分壯觀。這是獨一無二的體驗,而帛琉也希望水母湖繼續生生不息,在人與生態間取得平衡,讓現在及未來的每位訪客,都有機會留下同樣美妙深刻的回憶。

延伸閱讀:
抗氣候變遷 小島國家帶頭經濟轉型
【帛琉觀察】遺失的美好(上)
【帛琉觀察】遺失的美好(下)
馬總統,帛琉不只水母好
憂開採石油破壞環境 帛琉捨金錢救環保
【「潛」進帛琉】上萬水母壯觀奇景 靠水母救地球
資料來源:ICR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