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嶼健康
生病沒人醫 帛琉醫療資源缺乏 全國近半數人口過重 打擊肥胖大作戰 台灣蔬果帛琉飄香 鞏固台帛邦誼 北農蔬果在帛琉

生病沒人醫 帛琉醫療資源缺乏

「我們的醫院跟停屍間沒兩樣 。」
這是帛琉人自嘲的玩笑話,但多少反映帛琉的醫療資源多麽缺乏。帛琉醫療系統能提供的服務,以門診和輕症治療為主。全國只有一間「帛琉國家醫院」,三間私人診所。民眾早已養成自己當醫生的習慣。大小病痛買成藥吃,魚鉤刺進手掌這種較深的傷口也自行處理。漁夫阿諾聳聳肩說:「最多就是擦點藥,曬曬太陽就好,太陽是最好的消毒劑。」

資料來源:世界銀行

到帛琉義診的新光醫院骨科主任釋高上說,除非情況危及生命,否則大部分的人都是忍一忍就過去了。這一忍,有時就是十幾年。他曾經替一名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的病人看診,情況讓他印象深刻,他說:「才50幾歲的人,走路就要用爬行的,髖關節跟膝關節都嚴重的疼痛攣縮。但是,他竟然沒有很想改變這樣的情況,因為他說已經很久了,雖然痛,但還是可以過日子。」

釋高上已經是第七次到帛琉義診,原本以為帛琉是有名的觀光勝地,醫療資源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。下了飛機卻發現,帛琉人承受的病痛,非台灣人能想像。有人出車禍手骨受傷,硬是撐了四個月才來看診,手已經舉不太起來。一次次的看診經歷,讓他決定只要能喬出空檔就參加義診,民眾透過廣播或社群網站得知他要來的消息,一早就到醫院排隊。

帛琉缺醫生的最大原因,是高等教育資源不足。大學科系多是技職相關類別,跟醫學沾上邊的只有護理科。能負擔出國念醫的人,畢業後通常選擇留在國外就業。而歷史背景也佔了很大的關係,帛琉曾經受過葡、西、德佔領,日本及美國託管,在醫療上已經習慣靠大國的資源。多年來世界衛生組織、美國、日本及台灣,每年定期派醫療團駐診已經成了常態,真的罹患重大疾病,則是選擇離島醫療的方式,地點就是台灣的新光醫院。

「他們以前都是去菲律賓,因為只要飛兩個小時。但有些人說看完病、開完刀才知道要付多少錢,想到就怕怕的。來台灣是比較遠,可是這邊設備、照護都很好,資訊也很透明。」釋高上說。

要到國外看病,最重要的就是經費。以往跨海轉診到菲律賓,患者必須全額自付。不過帛琉政府從美國每年挹注的經費裡撥款,規劃了相當完善的健保基金方案,2011年正式開跑。重症患者出國就診只需自費兩成,其餘由健保基金負擔。新光醫院在協助帛琉醫療上,已經有超過10年的歷史,又正好碰上成立健保基金這個契機,於是就成為專門的後送醫院。病患一到台灣下飛機就直接安排入院,如果事前提供充足的病例資料,最快隔天就可以動手術。像是釋高上這位無法走路的病人,就是來台灣換髖關節。

釋高上說:「其實帛琉人真的是隨遇而安,他們不會去貪這筆資助。所以他其實一直猶豫要不要來台灣開刀。但我問他,你才50歲,難道不想你的生活改變嗎?他想了幾個月之後,轉介到台灣治療,現在行走自如,甚至可以跑步,展現完全不一樣的人生。」

每年有約300名病患到台灣看診,但護理師許采綾指出,再多的醫療團定期到帛琉,或是各界捐贈再多的器材,都比不上讓醫療在當地生根。新光醫院在帛琉設有辦公室,定期開設課程,訓練當地的護理人員和醫師。醫療團成員也是邊醫病邊上課,分享新知識和觀念,為帛琉培養當地人才。




全國近半數人口過重 打擊肥胖大作戰

帛琉馬路上很少看到纖瘦的當地人,目測年齡30歲以上的成人都很福態。下午兩三點一放學,滿街跑的小學生,小肚子若隱若現。雖然大家對體重計上的數字樂觀看待,但身體承受之重,以及隨之而來的健康問題,已經是不能忽視的國家危機。

帛琉最迫切的醫療問題,是「非傳染性疾病(NCDS)」,其中又以過重問題最嚴重。全國有46.2%的人BMI超標,高血壓、糖尿病及心臟病患者多。三月剛到帛琉服醫療替代役的李昆翰說,帛琉是他看過最重口味的民族,他說:「他們的食物都超級鹹的,超市賣的東西也不是很健康,所以他們雖然過重,很多人其實是營養不良的。」

到超市裡走一圈,民眾推車裡幾乎清一色都是冷凍漢堡排、餅乾、啤酒等食物。其實冷藏櫃上是有蔬果的,但湊近看,蘋果皮上已經出現凹陷的褐色斑點,菜葉也軟軟的低著頭。一位帛琉媽媽說:「這些都是大概一個月前還沒熟就摘下來,放在船裡慢慢運過來的,不好吃,而且買回家幾天不吃就爛掉了。」

大老遠從美國運進難吃的蔬果是情非得已,帛琉當地種植的蔬果來自私人農場,數量少,價格貴。因為土壤屬於火山岩質,土質較黏,排水性不佳,葉菜類的細根很容易泡水腐爛。只有溼地能種點芋頭、樹薯等根莖類。排隊結帳的中年婦女說:「吃來吃去都是那幾樣東西,花很多時間洗菜,小孩子也不吃,說菜沒味道。」

除了不愛吃蔬果,飲食西化也讓帛琉人的口味偏重。其實老一輩的帛琉人吃得很清淡,在海裡打了魚蝦,抹一點鹽用火烤,就是充滿海味的美食。美國接手託管後,各式各樣的西式烹調方式跟著進入帛琉人的生活。烤魚蝦變成裹粉油炸的魚排蝦排,各式各樣的罐頭便宜又方便料理,尤其是午餐肉,味道鹹香,家家都有一盒。甚至連當地的中餐廳,都一定有一道帛琉自創的「午餐肉蛋炒飯」。再加上天氣熱,隨時都能來杯消暑啤酒或可樂,無意間攝取大量的醣,長期下來身材不圓也難。

這樣的生活習慣傳一代代往下傳,小孩子跟著養成錯誤觀念。教育部長索亞阿布萊無奈的說:「小朋友都是跟著爸媽吃,他們尤其喜歡喝甜的,吃餅乾跟巧克力,而且全都是從家裡帶來的,我們校方真的很難管。」

索亞阿不來曾到美國聖地亞哥唸教育,他說飲食教育和學術教育同樣重要,影響的是一整個世代的健康。上任後下令把零食趕出校園,垃圾食物、零食、果汁一律列為禁止往來戶。不過帛琉的家長習慣替孩子準備零食當點心,一開始還是有學生「不小心」在書包裡找到餅乾糖果。索亞阿布萊笑說:「我們就只好祭出非常手段,跟學生說校內不能吃零食,但可以出校門去吃,想也知道沒人想自己站在馬路旁吃餅乾,所以還滿有效的。」

許采綾提供
不過小朋友也有話說,四年級的傑斯愛踢足球,還是柔道隊的好手,平常也喜歡跟著舅舅帶遊客出海。一被問到不能吃零食這件事就滿腹委屈,他說:「午休後大家都去操場玩,大概1點多又餓了。以前我會吃點洋芋片,但現在...哎。」

許采綾提供
要如何每一餐都攝取足夠的營養及熱量,讓學生兩餐之間不容易餓,是最讓校方傷腦筋的事。帛琉教育部和新光醫院合作,成立營養工作坊,教廚工正確的飲食觀念。每餐要有幾份蔬果,幾份蛋白質,以及如何搭配,少油少鹽的烹調,都實際示範。同時也在帛琉最大的三所小學推行營養午餐計畫。但改變生活習慣談何容易,索亞阿布萊說:「新光醫院的人會來檢查午餐還剩多少,結果都是蔬菜跟芋頭剩最多,慢慢的大家才開始接受每餐至少吃幾口菜。」

許采綾提供
為了讓學生吃菜,學校還在課外活動中加入巧思。在學校闢一塊田地,請台灣駐帛琉技術團協助,教學童親手栽下種子,了解食物的生長過程。技術團特別挑選容易種植、長得快的空心菜、油菜和豆類,讓學生看到自己的心血發芽茁壯。一名老師說:「現在的孩子不像我小時後得下田幫忙,不懂那種辛苦耕作,看到結果時的感動。校園農場讓孩子很有意願吃菜,甚至還有家長跟我抱怨,說小孩回家盯著他們買青菜。其實小孩子講一句,比政府花幾百萬做推廣來得有效。」

台灣蔬果帛琉飄香 鞏固台帛邦誼

從柯羅州開車一個小時,柏油大道轉為鋪著碎石的泥地,車子搖搖晃晃開過翠綠樹叢後,進入台灣駐帛琉技術團的實驗農場。十公頃的農田,是台灣在帛琉深耕多年的綠色天堂。

泥巴路兩旁的果樹結實累累,有飽滿的大芭樂、結實豔紅的火龍果,翠綠微微染橘的木瓜。溫室裡則是有一畦畦鮮綠蔬菜,以及網紋細緻均勻的淺綠哈密瓜,這些都是技術團成員每天揮汗的成果。

農技團的業務包括推廣耕作,以及改良農業環境。帛琉的土壤偏黏性,需要「客土」,也就是混入沙子,讓土壤結構鬆散,排水性才好。而帛琉崇尚自然,農業也得依循有機、零廢棄種植的概念。技術團團長楊邦棋說:「割下來的草,或果樹除枝、除葉的殘體,我們都打碎做堆肥,拿來做土壤的改良,肥份均勻,作物才會好。」

不過在帛琉推廣耕作並不簡單,因為農業在帛琉並非優勢產業,民眾不愛吃蔬菜水果,對於務農賺錢的意願並不高。再加上有農地的地主幾乎都不是自耕農,受僱的勞工聽命辦事,就有薪水可以拿,也懶得花心思改變種植條件。

曾派駐沙烏地阿拉伯的楊邦棋說,在帛琉耕作跟沙國很不一樣。沙國只產石油,也意識到石油總有一天會枯竭,因此政府著重各方面均衡發展,綠洲農耕就是其中一項重點,大家都很願意學耕種。而帛琉人生性樂天,也習慣了自古流傳下來的粗放農耕,難免比較被動。楊邦棋說:「他們出海就有魚,蛋白質容易取得,生活不是那麼刻苦,就比較不積極」。

技術團稍微轉個彎,把推廣蔬果及改善當地人健康也加入業務中。楊邦棋現剖了一顆紅肉火龍果,切開後暗紅色的果肉閃著水光,放進嘴裡化為滿口甘甜。是帛琉人最愛的水果之一,為了增加產量,技術團還加入了電照催花的技術,夜間的火龍果園燈火通明,被技術團成員戲稱是另類的不夜城。不過當初推廣也是花了一番功夫。「他們對新東西嘗試的勇氣有限,紅肉火龍果吃下去尿會變得有點紅,所以很多人一開始嚇到,想說怎麼會這樣?不過他們喜歡吃甜的,所以慢慢就接受了。」楊邦棋笑著說。

火龍果園的另一邊是一小片楊桃園,青綠的楊桃飽滿多汁,不過銷量較差。楊邦棋說:「講到楊桃就是我們心裡的痛,雖然品質不錯,但楊桃對腎臟有問題的人不太好,所以當地人的營養均衡,也是技術團的計劃重點。」

技術團的成員都身兼老師,每個月都會在辦公室旁的水泥空地開講。從園藝栽培到慢性病防治單位的「天天蔬果課程」都是推廣範圍。今年加入的生力軍中,還有一位食品加工的替代役男,要讓帛琉的芋頭展現不同風味。他說:「帛琉的芋頭這幾年來有生產過剩的問題,而且烹調方式只有蒸煮。我們台灣人那麼愛吃芋頭酥、芋頭牛奶之類的,想說可以教他們其他的作法。」

芋頭幾乎可以說是帛琉文化中的重點,但近年來的西化飲食,讓芋頭逐漸失去舞台。技術團成員瞄準芋頭的附加價值,把芋頭烘乾磨成粉,做成冰淇淋或西點,未來還希望能把多樣化的芋頭產品和觀光產業結合,讓芋頭香成為帛琉的另一種味道。楊邦棋說:「到每一個國家,我們都要思考如何更好的呈現台灣農業,換個地方就是要克服不同的挑戰。」




北農蔬果在帛琉

「每次台灣的蔬果一到,大家都一早就來守著,有時候還要用搶的!」Surangel & Sons超市經理惠普斯講到台灣蔬果,臉上滿滿都是笑意。他趁著台灣蔬果進貨的前一晚來巡視冷藏櫃,清出幾個空間,等著台灣蔬果抵達。旁邊正在買菜的女子也開心分享購買心得。她說:「我上次試了葡萄,又大又甜。但因為很貴,所以一天三、四顆慢慢的吃。」 台灣來的商品的確不便宜,一個木瓜就要兩三百台幣,不過惠普斯說,從美國運來的蔬果船期一個月,上架後壽命也短,報廢成本很高。台灣的農產品只要兩週左右就到,選擇也比較多,所以雖然價格的確比較貴,他覺得還是有市場優勢。

隔天要抵達的,是北農第六個外銷貨櫃。從2018年12月開始,平均每個月有一到兩個貨櫃出口到帛琉,每次貨量在6公噸左右。北農貿易課課長王柄棋,負責打點外銷事務。雖然他有出口農產品到日本和新加坡的經驗,但跟帛琉合作還是一大挑戰。由於當地民眾不愛吃蔬果,因此帛琉農政單位希望產品多樣化。一個貨櫃至少得裝30到40種蔬果。

王柄棋提供
但貨櫃容納的空間有限,所以得壓縮每個品項的數量,讓一向習慣大宗買賣的供應商不太能適應。要少量購買又能把關品質,就得和拍賣員密切合作。王炳棋說:「我們結合拍賣場裡的系統,了解目前產地大部分的品質。看哪幾個單位口碑比較好再接洽,請他額外準備少量的件數讓我們出貨。在篩選上,拍賣所扮演很大的角色。」
不過讓團隊壓力最大的是帛琉的檢疫規範,帛琉的農政單位為了防堵東方果實蠅,嚴格規定蔬果上不能殘留蟲卵和泥土,還要通過高標準的農藥檢驗。出貨前從產地到北農,再到防檢局,都得一關關抽驗。蔬果打包裝箱後,冷凍物流也讓團隊傷腦筋。


「帛琉檢疫規定,將近兩個星期的船期中,貨櫃溫度全程都要維持在1度C。但不同蔬果有不同的溫度需求,這麼多的蔬果放在一起,我們必須考慮到溫層的變化。我們也是不停地調整,如果這次出貨有凍傷,那下次這種產品可能就不要那麼多,或採的熟度上不要那麼熟。」王柄棋說。
送出一批貨只是開始,蔬果到了帛琉後,北農的團隊就開始收集當地的反應,當作下一次備貨的參考。像是帛琉人非常喜歡蓮霧,王炳棋也會盡量配合,下一批貨多出一點。每一箱農產品都經過仔細搭配、篩選,希望帛琉人吃得開心,也吃得健康。

延伸閱讀:
健康第一殺手 台灣助馬紹爾打擊糖尿病
帛琉種台灣水果 總統大啖喊讚但不懂挑
吃出海島人該有的海鮮文化(2010-10-14)
《光害:都是愛迪生惹的禍》「電照菊花」與「電照養雞」(2009-05-25)